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(或按Ctrl+D键)
手机看小说:m.xstt5.com
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仙侠 > 《诛仙青云志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五章 别离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加大    默认

《诛仙青云志》 作者:萧鼎

百家乐翻天视频下载,澳门百家乐必赢看

www.xiaoshuotxt.net    青云山下,河阳城外,荒野古道。
    周一仙依旧手持着那幅迎风招摇的仙人指路竹竿布幔,大摇大摆地走在古道之上,和他并肩而行的是鬼厉,在他们身后的小环与野狗道人。
    四人缓缓走去,离身后的河阳城越来越远了。小环看着鬼厉的背影,面上的神情有些古怪,几番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忍不住了,紧走几步来到鬼厉身边,拉了拉他的袖子。
    趴在鬼厉肩头的猴子小灰吱吱一声先转了过来,咧嘴对着小环笑了起来,不知怎么小环却在猴子目光注视之下,脸色微微红了。片刻之后鬼厉看了过来,看他的神情,依然很是落寞,但比起当日他们在河阳城中相遇时的情景,可要好上许多了。
    看着小环,鬼厉的面上也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,道:“什么事?”
    小环刚刚鼓起的勇气,在面前这个男子的淡淡笑容中突然消失不见了,一时口吃起来,在旁边的周一仙看在眼里,连连摇头,至于站在身后的野狗道人,似乎面色也不大好看。
    “吱吱、吱吱吱……”这微显得尴尬的时候,却是猴子小灰笑的最是大声,小环脸色更红,狠狠瞪了它一眼,不过小灰自然不把这小女孩的目光放在眼里,相反,它有样学样,三只眼睛一起睁大起来,反向小环瞪去。
    小环一声轻呼,向后退了一步,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,看来眼睛也是一样的道理,就算你对着是一只猴子,但只要猴子比你多一只眼睛,你多半也是瞪不过它的。
    小灰大乐,跳了起来,在鬼厉肩头就差打滚了,翻转之间,还冲着小环吐舌头做鬼脸。小环向着那灰毛猴子啐了一口,不过虽然如此,却也将刚才那无形的尴尬化解开去,她咳嗽一声,却没有正视鬼厉,目光飘来移去,轻声道:“你、你打算以后去哪里啊?”
    站在后头的野狗道人脸色更是难看了。
    鬼厉倒是微微一怔,没有立刻回答,片刻之后却回头向周一仙看了一眼,周一仙点了点头,道:“是啊,老夫也正想问你,你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
    鬼厉默然片刻,道:“老实说,我自己也不知道,这几日承蒙前辈开导,我虽然仍对师父师娘过世有些伤怀,但也看得开了,只恨自己未能早日向他们二位尽尽孝心……”
    周一仙叹了口气,道:“你这般说,便是心里还未当真看得开了,不过人非草木,有些时候纵然明知着道理,但心境总是由不得自己的,这也不能怪你。不过逝者已矣,你也不必太过悲伤,否则你师父师娘在天有灵,也不会高兴的,还是多想想将来吧。”
    鬼厉点了点头,沉吟了片刻,面上却是茫然之色一闪而过,略带苦涩之意道:“我这十年以来,奔波流离,也不过只是为了救一个人而已,可是偏偏几次机会,却都是功亏一篑,眼下天大地大,我却当真是束手无策了。”
    周一仙脸色微变,目光微转向小环处看了一眼,似有几分犹豫,随后淡淡道:“你的遭遇,我也有几分耳闻,关于那位碧瑶姑娘……”
    鬼厉身子一震,急转过身子,道:“前辈,莫非你有什么法子……”激动之下,他声音似乎都有些颤抖起来。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小环有些诧异,向周一仙看去,却只见周一仙轻轻咳嗽了两声,道:“老夫也是无能为力啊。”
    小环忍不住向鬼厉问道:“你……你那位碧瑶姑娘怎么了?”
    鬼厉默然,还不等他说话,周一仙却瞪了小环一眼,厉声道:“你小孩子家懂得什么,别插嘴。”
    小环吃了一惊,周一仙平日为老不尊,虽然时常与她玩笑,争吵也是有的,但如此正容疾声,却是少见,一时怔住了。
    鬼厉长叹一声,满是萧索之意。
    周一仙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,忽地向鬼厉招了招手,道:“你到旁边来一下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    说着,他离开了小环与野狗道人,走向了古道远处的一侧,鬼厉面色落寞,缓缓也跟了过去。小环这时回过神来,却看着他们二人已站在远处,只见周一仙眉头紧皱,低声向鬼厉说着什么,而鬼厉随着周一仙的话语,面上神情也逐渐发生变化,先是惊讶,随后茫然中带着一份希望,但显然这份希望并不是很大,他的神情逐渐又转为低沉,倒是周一仙口中一直说个不停,看那样子,倒像是长辈语重心长地教导着后辈。
    小环嘴角嘟了起来,忽地心中一股无名火起,狠狠一脚将脚下一块石子踢飞了,那石子顿时飞了起来,在半空中掠过一道弧线,却是砸在了野狗道人的脚上。野狗道人不知怎么也正怔怔出神,竟然没注意这颗石子,顿时被砸得整个人一个激灵,眉头皱了起来。
    小环看了过去,恼火中却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走过去轻声道:“道长,你没事罢?”
    野狗道人在她目光注视之下,立刻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没事,我没事。”
    小环点了点头,随即目光又落到了远处鬼厉的身上,眼波流转,几番心思,诸多神情,都在她脸上一一浮现过了。
    野狗道人在一旁注视着小环,默然垂首。
    忽地只听小环的声音道:“对了,道长,我问你一件事。”
    野狗道人抬头道:“什么?”
    小环眉头微皱,道:“他的、他……那位碧瑶姑娘是怎么回事?为何看去让鬼厉大哥如此棘手的样子?”
    野狗道人迟疑了一下,老实说他并非鬼王宗内核心人物,对碧瑶的情况也不过是平日里听到的一些流传,不过事情的缘由他自然是知道的,只是此事说来却是话长,让他一时也不知从何说起,正在他思索之间,口中道:“这事说来话长,听说是十年之前……”
    话正说到此处,他忽然若有所觉,听了下来,小环的反应也是和他一样,有些惊讶,转身看去,只见在他们身后古道之上,忽地从天上落下一道淡紫色微光,轻轻落下,如浮萍徐落,几个转身,赫然却是金瓶儿那张娇媚无限的脸儿。
    小环先是一惊,随即大是欢喜,一声轻呼:“瓶儿姐姐。”说着便是跑了过去。金瓶儿看到小环,也是满脸带笑,拉着小环的手向她仔细端详了几眼,笑道:“好妹妹,每次看到你,便觉得你又越发的漂亮了几分,真是一天一个模样啊,不知迷死了多少男人了罢!”
    小环不料金瓶儿见面便是这句话,虽然她早知这位姐姐绝非什么三从四德的端庄淑女,但闻言却也粉脸绯红,嗔道:“什么迷死了男人了,真是的,好不容易见一次面,你就笑话人家。”
    金瓶儿眼中尽是盈盈笑意,伸出手在小环吹弹可破的脸上轻轻拧了一下,微笑道:“小妮子,便是我也快被你迷到了,你还不老实?”
    小环的脸越发红了起来,不过她与金瓶儿的感情是极好的,难得见上一次,实在是舍不得放开,便拉着金瓶儿的手问长问短起来,只是间中不时偷偷向鬼厉那边瞄上一眼。
    鬼厉与周一仙自然也早就看到了金瓶儿突然到来,两人都是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突然与之相遇,以鬼厉的道行,自然比小环与野狗道人更早发现了金瓶儿的行踪,他甚至知道金瓶儿乃是从他们身后河阳城方向落下的,而在远处河阳城方向,似乎还另有一丝灵气,不过隔得太远了,他也看不真切。
    不过能和金瓶儿在一起的,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名门大派的人物,自然便是魔教中人了。一念及此,鬼厉也没了去探究的念头,倒是金瓶儿与小环笑着说了一会,却是拉着小环的手一起向他们走了过来。
    “公子别来无恙啊?”
    金瓶儿声音中似乎也带着几分柔媚之意,听去让人骨头都酥了几分,站在她身旁的小环偷偷抬眼向鬼厉看去,却只见鬼厉面色漠然,似乎那狐媚之声对他根本毫无作用,不知怎么,小环嘴角却偷偷露出几分笑意。
    既然金瓶儿主动过来打招呼,鬼厉微微点头道:“真是巧啊。”
    金瓶儿微微一笑,道:“南疆一别,我们还真是许久不见了……”她话说到一半,忽地眼角余光看到趴在鬼厉肩头的三眼灵猴小灰正冲着她做着鬼脸,当日在南疆时候,她可是被这只猴子捉弄过的,登时面色一沉,小灰却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害怕,看着金瓶儿的神情,它反是越发高兴了,冲着金瓶儿龇牙咧嘴,大有挑衅之意。
    金瓶儿心神一乱,随即惊醒,暗骂了自己一句,怎的对一只猴子如此没有定力,当下恨恨瞪了小灰一眼,移开了目光不再理会,脸上重现笑容,对着鬼厉道:“说起来,当日公子你抛下小女子我一个人,自己不知所踪,还真是狠心啊。”
    鬼厉淡淡道:“我若是不抛下你,只怕担心我自己走不出那十万大山了。”
    金瓶儿“啊”了一声,掩口而笑,显然对鬼厉话中有刺丝毫也不在意,道:“公子真会开玩笑啊。”
    鬼厉深深看了她一眼,道:“不过你能够从那镇魔古洞里出来,倒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。”
    金瓶儿眼中精光一闪而过,笑道:“怎么,公子莫非不想我出来么?”
    鬼厉淡淡一笑,既不点头也不摇头,只转身对周一仙道:“前辈,你我也算有缘,天地之大,这十几年来我们却也相见了好几次。至于刚才你对我说的,不管究竟有无可能,我总是要去试试的。”他轻叹一声,道:“总比没有希望来的好了。”
    周一仙点了点头,道:“你知道这点就好,那法子并非常理,也无人试过,只是老夫当年云游四海时偶然听到的,你自己好自为之罢。”
    鬼厉向周一仙行了一礼,道:“既如此,晚辈这就去了,将来有缘再见罢。”
    说着身形一动,眼看便要离开,忽地身边传来一声呼喊,道:“等等……你等等!”
    鬼厉一怔,转过身来看着小环,只见小环站在金瓶儿身边,迟疑不定,欲言又止。周一仙看在眼里,忽地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,转身走开了。
    “怎么了,小环?”鬼厉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,面上神情也缓和了下来,柔声问道。
    小环嘴唇轻轻颤动,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口。
    金瓶儿站在一旁拉着她的手,此刻微微皱起了眉头,那只白皙秀气的小手在她的手心中传来轻轻的颤抖。她转头向小环看去,只见那小女孩叫住了鬼厉,但过了半晌,气氛都有些尴尬起来,可是她仍然没有说出话来。
    金瓶儿微微叹息一声,将小环拉在了自己身后,对着鬼厉微笑道:“公子这是要去哪里啊?”
    鬼厉默然片刻,目光飘过被金瓶儿身子挡住的那个苗条身影,眼神中似有几分温暖,但他的声音却转冷,淡淡道:“我四海为家,哪里有个定处!”
    金瓶儿又道:“好一个四海为家,真是有男儿志气啊,不过请问公子,心中可还有什么牵挂么?”
    小环的身子似乎突然僵了一下,但并没有动弹,还是躲在金瓶儿身后没动,只是金瓶儿手中却感觉到了那股紧张。前方鬼厉的声音,似乎又冷了几分,道:“没有。”
    说完,他深深看了一眼那个突然变得僵硬的身子,嘴角动了动,但片刻之后便将异样的神情掩盖了过去,转身走开了几步,停顿了一下,似乎有些犹豫,但终究没有回头,片刻之后化身做一道灰色光芒,直冲上青天而去了。
    西风古道,荒野寂寂。
    这里的气氛一时很是沉闷,小环一直没有说话,也没有从金瓶儿的身子后边出来,但握着金瓶儿的那只手,却紧紧的似乎要陷入了肉里。
    野狗道人面色难看,踏上了一步想说些什么,却也没说出来,最后还是周一仙咳嗽了一声,走上前来,干笑道:“小环,这个……那个……那个缘分本是天定,我们要看开些……”
    话未说完,只见金瓶儿忽地秀眉竖起,瞪了周一仙与野狗道人一眼,二人一时都觉得眼睛被火烫了一眼,情不自禁向后退了一步。金瓶儿哼了一声,寒着脸道:“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快走开。”
    周一仙与野狗道人对望一眼,面面相觑。
    金瓶儿转身将小环抱在怀里,小环终于忍耐不住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,金瓶儿轻轻拍着她的背,柔声道:“傻孩子,有什么好哭的嘛,我告诉你,天下男人都不是好东西……”
    忽然那小环带着哭腔道:“不……他不是,他是好人。”
    金瓶儿又好气又好笑,道:“是是是,他是好人,你看看你,才一会工夫,把眼睛都哭红了。”说着小心地帮小环擦拭着眼泪。
    旁边周一仙摇头喃喃道:“好家伙,老夫养了她十几年,到头来我不是好东西都没人给我说话,倒说别人是好人,真是……”
    话没说完,金瓶儿似要杀人的眼光扫了过来,周一仙下面的话登时咽回了肚子里去了。
    入夜,因为小环的心情不好,他们一行人也并未行了多远,本来金瓶儿也是路经此地,偶然发现小环等人在此才下来相见的,本想着见上一面说说话便要赶路,但此刻担心小环心情不好,也耽搁了下来。
    不过在傍晚时分,在金瓶儿几番开导取笑下,小环的脸上终于又露出了笑容,金瓶儿又偷偷与她耳语了一番,也不知说了些什么,反正在周一仙与野狗道人眼中,那个一身惊人妖媚的金瓶儿靠在小环身边对她偷偷说着些什么,让情绪刚刚有些恢复的小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不时娇羞的话语,只怕未必是什么好事。
    这么说了半晌之后,金瓶儿站起身来,伸了个懒腰,道:“好了,我也该走了。”
    似乎早就料到了金瓶儿要走,小环面上并没有吃惊之意,但是依依不舍却是明显的,拉着金瓶儿的手,她低声道:“姐姐,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啊?”
    金瓶儿微微一笑,道:“放心吧,天大地大,我们姐妹两个总归是有缘相见的。”
    小环“嗯”了一声,点了点头,道:“那我送你一程吧。”
    金瓶儿道:“好啊。”说着拉着她的手,向外面走去,周一仙与野狗道人巴不得这个女人快些离开,当下也不拦阻。
    走了一段距离,两个小女子又絮絮叨叨说了些话,金瓶儿笑道:“好了,就送到这里吧,不然你爷爷又该骂我了。”
    小环点了点头,忽然像是又记起了什么,迟疑了一下,道:“姐姐,我记得你好像是和……他在同一个门派里吧?”
    金瓶儿一怔,道:“是,怎么了?”
    小环低声道:“那位……那位碧瑶姑娘是怎么回事,你能告诉我么?”
    金瓶儿叹了口气,道:“妹妹,不是我故意说你,那个男子虽然有些与众不同,便是姐姐我也是对他另眼相看,与其他男子不一样,但我还是劝你一句,算了吧,他一生坎坷,你再凑上去,只是苦了自己。”
    小环摇了摇头,道:“我、我没怎么想过要怎样,我只是想知道多一些他的事情。”
    金瓶儿微微摇头,叹息一声,沉吟了片刻,便将往事简单向小环述说了一遍。小环听着听着,面上神情却渐渐难看起来,尤其是听到最后,那碧瑶魂魄被禁锢在合欢铃中、鬼厉浪迹天涯就是为了找出法子解出魂魄时,她的面色几乎已经变得黑了。
    金瓶儿自然也注意到了小环脸色的变化,却也只当她是少女情怀,柔声道:“好了,大概就是这样了,妹妹,听姐姐一句话,别把这些事放在心上了,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。”
    小环却似乎有些心不在焉,面色难看,冲着金瓶儿点了点头,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说着便快步离开走了回去,金瓶儿有些讶异,过不多时,忽地远处传来了一阵争吵之声,似乎小环又和周一仙吵了起来。
    金瓶儿忍不住笑了起来,既然能够吵架,想必小丫头精神也好些了吧,毕竟是年轻啊。她轻轻摇了摇头,似乎感觉自己有些老了的感觉,不过很快的,这个显然是该死的念头就被她踢出了脑海。
    化身做紫色光环,她纵身而起,驭风而行,小半个时辰之后,她已落在了寂静的河阳城城头之上,只是这里却早已站着一个人,身形高大,负手而立,身着道装,正是苍松道人。
    金瓶儿对着他娇笑道:“道长,麻烦你久等了,真是对不住啊。”
    苍松道人缓缓转过身子,淡淡道:“你可是耽搁了许久了。”
    金瓶儿面色不变,微笑道:“反正宗主也吩咐我们小心行事,不必急于求成,不是么?”她笑容娇媚,其中更隐隐有些说不出道不明的深意,柔声笑道,“还是说,道长你对近在眼前的青云山,有一种急不可待的要重回故地的心境么?”
    苍松道人冷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,只转身向着远方眺望而去,金瓶儿微微一笑,走到他身边顺着他的目光也一般望去。
    远方处,那巍峨屹立的青云山,正在云雾缭绕中若隐若现。
申博游戏app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 加入收藏萧鼎作品集
诛仙二诛仙前传 蛮荒行诛仙4诛仙6诛仙2诛仙青云志诛仙7诛仙3暗黑之路诛仙5诛仙1天影申博游戏app诛仙诛仙前传·蛮荒行诛仙8

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app 申博游戏app 申博游戏app 申博游戏app
菲律宾申博代理 亚洲太阳城娱乐网 申博太阳城官网网址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88
沙龙国际娱乐网站 凤凰彩票广西快十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国际娱乐登入 永昌娱乐网址直营网
申博游戏app 申博游戏app 申博游戏app 申博游戏app
申博游戏app 申博游戏app 申博游戏app 申博游戏app